钾肥控制战

永利集团 ,11月3日,加拿大政府再一次拒绝了必和必拓的“示好”。对于必和必拓的“野心”,中国上海钾盐技术研究中心主任魏成广等业内人士均表示不看好,理由是“一个国家的经济命脉怎么可能交给外国人来掌控?”这场起自2010年8月的必和必拓恶意收购全球最大钾肥生产商加拿大PotashCorp的战役,或许就此黯然地画上了句号。
不过,“花心”的必和必拓似乎早对败局有所预期。从其一边一厢情愿地有意与P o
t a s h C o r
p联姻,一边还不忘在俄罗斯展开暧昧行动就可见一般。而PotashCorp也没有闲着,一边忙着婉拒必和必拓的殷勤,一边却对俄罗斯的Uralkali垂涎欲滴。而俄罗斯的Uralkali和Silvinit两家钾肥公司合并的消息也是频传。
钾肥巨头一时间展开了一场混战。在这场魏成广看来被“国际巨头和资本”导演的钾肥战役中,中国企业的集体失声则被看成了“与国际巨头成了一家子”。而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谁是赢者,谁又是输家?中国企业又该何去何从?
炒作的结果
10月底,中化化肥与加拿大钾肥公司Canpotex签订了进口加拿大钾肥的合作备忘录,打破了这种沉寂。据了解,根据这份备忘录,未来三年中化化肥将从Canpotex公司进口315万吨钾肥,总量约为中国海运钾肥进口量的三分之一。
“中化化肥”曾称,其将独家从上述企业购买钾肥,供应商不会向其他任何中国企业卖货。如在平时,这是一条寻常的不能再寻常的进口框架协议。而消息在此时爆出,则招致了一片质疑之声。虽有说法认可中化化肥的做法保障了中国钾肥的供应渠道和供应量。而以魏成广为代表的反方则认为“国内钾肥企业,与国外的钾肥企业互相参股持股,已然成了一家子。”
据了解,PotashCorp不仅持有中化化肥20%的股份,而在今年6月盐湖钾肥和盐湖集团合并后,还给PotashCorp提供了间接持有中国最大钾肥生产企业股份的机会。
“从国内炒作的结果来看,效果并不好,高价格制约了消费需求。”魏成广介绍,在寡头推高价格之后,国内这两个月的消费量,有的地区是有价无市,有的地区是成交量非常小,现在消费者非常理智,高价位不会存储库存。
既然是出力不讨好的事情,企业为何还甘之如饴?在魏成广看来,其中难免有“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之嫌。“不能排除存在被国际巨头绑架之嫌。”魏成广说,“生产企业最大的特点就是追逐经济利益最大化。”
而钾肥企业之所以能够垄断价格,则是因为缺乏一种制衡效应。目前,钾肥的进口实际情况是:化肥进口实行国营贸易管理,由中化集团和中国农资集团负责国营贸易进口。同时,批准了中国化工建设总公司、华垦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从事化肥非国营贸易进口。2004年,商务部发布第52号公告,赋予中国石油国际事业公司等5家复合肥生产企业钾肥自营进口权,加上中阿化肥有限公司拥有自营进口钾肥进口权,我国共有10家企业具有钾肥进口经营权。
“除了10家具有进口资质的企业之外,其他企业不能进口,导致钾肥市场欠缺竞争机制。但是如果放开了进口资质,是能打破垄断局势,可游兵散勇谈判进口价格,还是会走上铁矿石谈判的老路。”魏成广说,“当时限制进口资质,主要考虑的就是利于谈判。”民生证券分析师张琼钢也表示,这些年钾肥进口价格大多是低于同期现货价格。但是问题在于,如何才能选择一个市场价格低位进行储备。
因此,政府需要建立一个良好的监管机制。“可以借鉴俄罗斯的监管机制,”魏成广介绍,“俄罗斯的机制是政府规定什么价格就是什么价格,超过了规定价格,就必须接受俄罗斯的反垄断局调查,遭受惩罚。而我们却提倡自由的市场经济,企业想卖多高就卖多高,不考虑生产资料价格成本过高影响农民的生产积极性,监管严重欠缺。”
可能过剩?
虽然钾肥价格在步步高升,但供求关系却是基本持平的。“中国每年进口的钾肥量不太一样,也不是每年都能用完,有时候用不完还会囤放一些。目前国内钾肥自给率约60%。随着国内产能不断扩张,产量也会越来越大。受国际垄断的影响会不断减弱。”张琼钢说。魏成广也认为,钾肥供需并不紧张,长期来看,新建产能在2013年投产之后还会出现过剩。
而且钾肥不同于铁矿石,“铁矿石没有替代品,但是钾肥可以通过生物钾肥,有机肥以及秸秆还田来做补充。”魏成广介绍,“有机肥中钾元素含量约8%-12%,而复合肥中的钾元素也不过15%。如果能增加生物质肥料的量,补益还是不小的。”
魏成广介绍,有机肥当中的含钾量每年能达到700万吨,而每年对钾肥的需求量则是600万-700万吨。“如果能够把有机肥有效利用起来,就不用采购高价矿物肥了。”他说,“另一方面,耕地也在逐渐减少,而且土壤中钾元素也不是无限增长的,增长到一定程度就不再增长了。
但是问题在于,“有机肥料厂主要是利用终端肥料进行深加工,大多是小企业在做,没有形成规模的生产企业。而且由于原材料收集困难,肥料投放面积很小,不能远距离运输,目前的供应量并不大。”农业部规划设计研究院高级工程师肖明松介绍,还有一个问题在于使用者习惯问题。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用化肥,随着不习惯到习惯,现在再改回去也还是需要一个过程。目前,政府只是已经口头上鼓励使用有机肥,农民也懂得用有机肥的好处,但是从购买不便以及高价格等角度来讲推广难度比较大。
就当前情况来看,有机钾肥替代矿物钾肥至少在短期内是难以实现。不过,依据国内国外两个市场的政策,张琼钢认为,不去收购PotashCorp公司这样的巨头的选择是正确的。政府完全可以鼓励企业去海外寻找一些不太受关注的钾盐矿进行收购,以弥补国内的不足。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副研究员冯兴元认为:“海外收购要尽量避免国企控股收购行为。我们一直都觉得控股比较安全,但是在人家看来,我们是在‘搞不安全’。”而民营企业则会考虑最大限度压低进价成本。他认为,“有了需求,民营企业会按照市场行为自发进行整合。因此,应该更多地鼓励民营企业进行海外收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